陈文饶随国际纵队的美国林肯华盛顿营来到了这里

日期: 栏目:欧洲杯直播 浏览:33 评论:0

  有些人甘愿把这份热血洒在远离故土的异国他乡,这是一种更纯粹的忘我,毛主席将他们称为“国际主义者”。

  

  据1939年6月22日巴黎《救国时报》报道:关在集中营中的中国志愿军所说:“来到西班牙参加国际纵队的中国人有一百多名!”但是这些名字大部分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除了名字,一无所获。

  八十多年前,法西斯践踏西班牙之时,来自53个国家的4万名志愿者,翻越万水千山来到西班牙,组成国际纵队,勇敢对抗法西斯。志愿者们燃烧的热血、澎湃的激情铸造了这个闪耀着理想光芒的传奇,他们把最好的青春留在了这里。

  鲜有人知的是,在这支队伍中还有一批中国志愿者。

  他们的故事曾经一度湮没在遥远的欧洲战场,但现在这些伟大的中国志愿者的故事重新被挖掘出来,他们不应该被尘封、被遗忘。特别是在今天这样的纪念日里。

  谢唯进

  

  1904年,谢唯进出生于四川省璧山县乡间的一个落魄家庭。他的父亲在满清时代拥护康良变法,主张维新,谢唯进由此从小深受新思想影响。

  五四运动爆发时,少年谢唯进就是本校学生代表,后来又和135位学生乘坐“宝勒茄”号船,赴法国勤工俭学。1923年左右,谢唯进在法国跟周恩来相识。谢唯进赴西班牙参战时,就带去了周恩来赠送给他的照相机。

  这些经历深刻影响了谢唯进,最终他走上革命的道路。才20多岁时,他就加入了中共旅欧支部,在共产国际和中共领导下,从事国际宣传和联络欧洲兄弟党等工作。

  作为活动频繁的骨干,他的名字先后上了国民党的“共产党罪犯”黑名单和德国纳粹的黑名单。

  西班牙内战爆发时,谢唯进带着儿子逃避德国军警的追捕,在瑞士改头换面定居。

  中国人民阵线在巴黎成立时,谢唯进担任执行委员。1937年,毛泽东接到了西班牙人民军的来信,请求精神上的支持,而就在毛泽东回信表示热情支持的前不久,中共海外骨干谢唯进接受中共委托,去西班牙参战,并将报刊消息从西班牙递出。

  作别相依为命、年仅12岁的儿子,将他委托给同志。谢唯进化名林济时,加入国际纵队,编号83492。

  不过,令谢唯进自己也颇感意外的是,他来到西班牙后,等待了足足一个多月,还没有被允准加入国际纵队。

  他因此写信吐槽,向西班牙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请战,表明“我是来前线,尽我的全力作一名战士来战斗的……我费尽了万难才来到西班牙,我不会就此打退堂鼓的。”

  被准许参战后,受过军事政治教育、思维敏捷的他一直作为国际纵队战场主力军活跃在战场上。

  陈文饶

  

  陈文饶是广东人,在中国完成高中学业,约20岁时去到美国打工。1933年,他加入了美国共产党,之后在反帝联盟担任财务秘书。

  金托战役的三天后,陈文饶就奉命随军向附近的贝尔奇特城发起进攻,而贝尔奇特是一座易守难攻、当年连拿破仑都没能攻下的城池。

  1937年9月,陈文饶随国际纵队的美国林肯华盛顿营来到了这里,这让陈文饶心潮难平。

  美国《先锋报》上登载了他当时的来信:我们有种种新式军用品,飞机、大炮、新机关枪、高射炮、坦克车等,据说从前政府军是没有这种设备的。在抗战的过程中,政府军能一步一步地改善自己的组织和武装,我在这里联想到祖国抗日战争,虽然我们的武器不如日本,但是我国一定有办法克服我们的弱点,来争取胜利。

  从贝尔奇特向东向南,不过100公里,便是陈文饶参战的最后一个战场——甘德萨。因为军事情报失误,陈文饶于4月3日遭到敌人围剿,血洒异国。

  甘德萨东边的谷地,因为战斗中死者众多,被称为“死亡谷”。这块空地埋葬着众多国际纵队战士的尸骨,陈文饶或许也在其中。

  张瑞书与刘景田

  

  张瑞书

  一战期间,作为劳工的刘景田和张瑞书从山东赴法国参加一战。战争胜利后他们没有回国,进入了汽车厂做工人。

  从汽车修理间到战争前线,他们抛下在法国雷诺汽车厂安稳的工作,来到了西班牙。目睹激烈战况,他们摩拳擦掌、热血沸腾,随后却大失所望。

  晚年的张瑞书曾对延安的同事回忆说:那时真是想同法西斯拼命去,我和刘老一块要求参加机关枪队,但是经过医生检查体格后,却分配去十四纵队卫生队去了。那真是叫人扫兴!怎么要求也不准许,原因是年纪太大了。

  张瑞书43岁,刘景田46岁,俩人自认为是干苦力出身,完全可以胜任冲锋与搏杀,然而他们没有如愿拿起枪械,却抬起了担架,不过最初的懊恼很快过去,他们发现火线救人其实面临着更大的挑战。

  

  战场上的刘景田

  在前线的12个月,张瑞书三次在抢救伤兵时受伤,劳累使得他关节炎发作。刘景田则在战场连续奋战了16个月,得了严重的坐骨神经痛。

  十四旅《联队杂志》报道:他们已成为国际纵队的传奇人物,……国际纵队的步兵、炮兵或机关枪手或许不知道他们的姓名,但是都很尊敬地称呼他们为中国同志。国际纵队有多少同志的性命是他们救的?……没有人知道确实的数目,但是伤患和战士都知道,他们勇敢无畏。

  张瑞书曾经在马德里街头的书报亭徘徊。偶然间,他在《Estampa》杂志的封面上看到了自己的照片,里面介绍了他和老乡刘景田的战场故事,原来他们的事迹已经在当地民众里流传开来。

  围观的妇人与孩子们认出了张瑞书,一拥而上抱住他,一直说谢谢你中国人,谢谢你中国人!

  谢唯进、陈文饶、刘景田、张瑞书、张纪、陈阿根、阎家治等等,这些名字代表的是众多华人奔赴反法西斯战场第一线,抛头颅洒热血的故事。

  有人说,国际纵队参加西班牙内战是世界最后一次为理想而战,那时世界还年轻。中国志愿者们默默逝去,甚至有些长眠西班牙,中西建交半个世纪后的今天,他们的名字仍然熠熠生辉。

  敬请观看凤凰大视野

  《当世界年轻的时候——国际纵队里的中国人》

  

  

  编辑:王鼎尧

陈文饶随国际纵队的美国林肯华盛顿营来到了这里

陈文饶随国际纵队的美国林肯华盛顿营来到了这里

评论留言

我要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